网站向导  |      EN  |   全站导航  |   集团网站群
当前位置: 华能集团  >  企业文化  >  文化沙龙  >  散文
支教那两年
发布时间:2016-09-09   信息来源:华能集团   
  “老师,下个学期你还教我们吗?”这是每个学期末,孩子们都会问我的问题,听了心里酸酸的。

  记得那是2009年2月的一个早晨,我不顾家人的再三反对,背上行囊,坐上了前往内蒙古包头的长途汽车,随后又搭乘村民的毛驴车,终于在黄昏时分来到我支教的学校——打拉亥小学。走进校门,映入眼帘的是两排蓝色的砖砌平房,前面一排是1、2年级和老师办公的地方,后面一排是3-6年级以及老师宿舍。走进宿舍,一排大通铺,一个取暖的火炉子就是全部的陈设。看看屋外迅速暗下来的天色,内心突然而至的恐惧与孤寂早已被如何生火取暖的现实困境所掩盖……

  打拉亥村,当地俗称“癌症村”。周边大型钢铁厂的污水排到这里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尾矿坝”。村子的水源都已经污染了,庄稼根本伺候不活。走得动的劳力都外出谋生了,留下走不了的老人,还有小孩。

  我被安排担任三年级的代课班主任。在这里教书,是“包班”的,顾名思义,一个年级的所有课程都是你负责。可虽说是一个年级,总共也仅有13名学生。而我,却已经是他们的第9任班主任。

  虽说学生不多,但由于“包班”,一天六七节课连轴转下来,还是让初来乍到的我颇感吃力。面对讲台下一双双羞怯却充满渴望的眼睛,我无法允许自己哪怕保留一丝丝尚存的精力。为了培养孩子们对学习的兴趣,在课堂上我会有意强化与他们的互动,提问,共同思考,发掘每个孩子身上的闪光点,然后尽可能多地给予他们鼓励和赞扬,尽力帮助他们树立学习的自信。课后,我会经常与学生谈心,让学生知道,我们是师生,更是朋友。一天的授课内容结束,但我的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,夜里挑灯批改作业、备课、写教案,准备第二天的教学工作。

  记得,班里有个叫小帆的男孩子,他是让我最头疼的学生了,基础很差,拼音认不全,字基本不会写,三年级还不如一年级的孩子。每天放学,他都被我留下来,从最基础的教起,陪着他一笔一划地写作业,遇到难懂的,就一遍又一遍地讲给他听,直到他明白。慢慢的,放学后,孩子们都主动留下来,围在一起写作业,写完了让我给他们检查,成绩好一点的孩子还会帮我当当“小助教”,直到大家都掌握了当天所学知识,才会回家。

  我还记得,我的第一个教师节,下课后我正要回办公室,孩子们笑着看我,班长被推了出来,特别羞涩的递给我一张贺卡,孩子们一起对我说:“老师,节日快乐!”这个惊喜愣是让我乐了好久,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,老师——真美的职业,真幸福的职业!待到第二年冬天的时候,男孩子们会帮我把一天的煤打出来,争先恐后地教我怎么生火,怎么让炉子不灭,烧得旺。他们总是用他们最质朴的举动,触碰着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。

  白驹过隙,转眼我教过的孩子最大的已经上高中了。我完成了我的支教工作后,到北方公司魏家峁煤电公司上班。虽然与学生们分开了,但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,他们有什么困惑,疑问,还是会问“老师,我该怎么办?”我很感谢他们信任我,我很庆幸我的选择,两年的支教生活,虽然很辛苦,但是我感受到了农村的淳朴和美,心灵得到了净化,没有城市的喧嚣和物欲横流,只是简单的生活,孩子们的纯净让我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。

  
文:魏家峁煤电公司 马琳   
版权保护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网上调查  |   投诉咨询
华能微信公众号
华能微博
COPYRIGHT © 1977-2016  BY 中国华能集团公司 ALL RIGHTS RESERVED
公司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6号 邮编:100031
京ICP备0503815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