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向导  |      EN  |   全站导航  |   集团网站群
当前位置: 华能集团  >  企业文化  >  文化沙龙  >  散文
我爱“桂”合肥
发布时间:2016-12-09   信息来源:华能集团   
  中秋节后的一天,上班路上,一股熟悉的香味——淡淡的、令人陶醉的花香悠悠地飘了过来,真有“猪八戒吃了人参果,八万四千个毛孔无一不舒服”的感觉。

  我知道,合肥的桂花开了。

  因为工作原因,一转眼,从祖国的东北方——呼伦贝尔来到合肥已经八个年头了。记得刚来到合肥,正是刚刚过完国庆节的时候。刚下飞机,给我印象最深的既不是省会城市的繁华,也不是拗口难懂的方言,恰恰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香气。

  安顿下住处,我就开始了探索、熟悉环境的过程。租住的房子在老城区,我就从近处开始,赤栏桥、大钟楼、包公祠……一路走来,闻得最多的依然是我刚刚“熟悉”的花香,淡淡的、令人陶醉。看得最多的,是公园里一桌桌的人们,以老年人居多,或是打打麻将,或是打扑克牌,或是三三两两唠着闲嗑(后来才知道合肥话管“唠闲嗑”叫“呱蛋”),个个都一副气定神闲、悠然自得的样子。

  看到一对老夫妇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东一句、西一句地聊天,很恩爱的样子,一人手中拎着一个茶杯,看起来就像是本地人(本地人喜欢喝茶,出门手里一般会拎个茶杯)。我忙上前问道:“老人家,请问这是什么花,这么香?”老婆婆诧异的看着我,指了指旁边的树:“当然是桂花开了呀?小伙子,这都不知道?”我连忙道谢,继续前行。听见背后老先生对老婆婆低声说:“一听他口音就是北方人,可能没见过桂花吧。”

  这回轮到我诧异了。以前在北方,确实没有见过桂花,对桂花的印象只是在歌词里听过:“八月桂花遍地开”,想象中,桂花就像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野花一样“遍地开”,原来桂花竟然长在树上!并且不仔细看,几乎看不到花,碎碎的、密密的,凑到跟前仔细闻了闻,果然是这个香味,真是颠覆了桂花在我头脑中固有的想象。再仔细一想,小时候听的嫦娥传说故事中,吴刚不就是在伐桂花树么?怎么就没联想到桂花是树呢?看来真是“百闻不如一见”、“纸上得来终觉浅”呀!

  深秋的天气,呼伦贝尔已是天寒地冻了,合肥却正是气候宜人、天高云淡。刚到一个新的环境,人生地不熟的,多多少少还是感觉有点孤独、寂寞,尤其是我这种比较喜欢呼朋唤友、喜欢热闹的人。虽然有家乡的朋友时常打来电话问候一下,工作如何呀,生活是否适应呀,但总是感觉有点落差,时不时会怀念起原来朋友们在一起天马行空、高谈阔论的场景。幸好,附近就是图书城,买上本书,泡上杯茶,公园的凉亭里坐定,四周桂花香气环绕,手捧书卷,倒也别是一番享受,这也成了我茶余饭后的一项固定活动。渐渐地,我也知道了,桂花树还是合肥的“市树”呢。

  一天晚饭后,正在公园进行我的例行“享受”,手机响起,原来是我在呼伦贝尔的同事兼好友飞飞来电。电话接通,先是一阵“哈哈”的笑声,寒暄几句,飞飞说怕我寂寞,过两天来合肥看我,再在一阵“哈哈”的笑声中,结束了通话。得知老友来访,我的心里还是小小地激动了一番。

  飞飞是我刚参加工作就结识的一位朋友,由于工作联系密切,又兴趣相投,十几年来,早已经哥们儿一样,无话不谈。飞飞是一个心地善良、热情豪爽、头脑敏捷的北方汉子,最大的特点是整天笑声不断、无忧无虑,像是没有烦恼的样子。周围的朋友谁要是心里有点不高兴的事儿,叫上飞飞,几个朋友侃会儿大山,嘻嘻哈哈,一天的“乌云”就都散了。

  我们几个朋友曾一起七嘴八舌地专门讨论过飞飞的笑声,我说他是“丹唇未启笑先闻”,大家说“太雅,用在他身上不合适”;一个说是“银铃般的笑声”,另一个说“更不合适,银铃般的是形容少女的”;一个说是“爽朗的笑声”,另一个说“太普通,特点不鲜明”;后来一个说是“银铃般的爽朗的笑声,简称银朗的笑声”,最后这个专有的形容词在我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下诞生了。

  几天后,飞飞来到合肥,我们照例天南海北地聊些新闻旧事,我还特意带他到环城公园、包公祠转了转,讲了讲我“认识”桂花的故事。

  2013年的中秋节,又是一个“桂花遍地开”的时节,我和合肥的几个朋友聚会。其中一个对徽文化和徽商文化颇有研究,还有一个是桐城方家的后人。桐城方家是安徽本地一个大姓,是历史上有名的“桐城文派”的代表,曾有“天下文章出桐城,桐城文章出方家”之说。因为我是北方人,席间,不免聊些南北风俗之异同,徽文化之掌故,聊到兴起,方先生说:“我这里有个上联,大家来对一对:登潜山望江东流。”潜山、望江、东流分别是皖南的三个县,一个“登”字,将潜山、望江、东流三个地名串起来,好像一个游人,登临潜山,遥望大江滚滚东流,意境浑然天成、如入画中。我们搜肠刮肚、思索再三,也没有想出一个好的下联。但这个上联却一直印在我的脑海中,过后还上百度搜索了一番,也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。

  今年国庆假期,终于有机会到黄山、宣城、安庆等地细细地自驾游了一番。一路上虽然长途跋涉、鞍马劳顿,但也领略了山川美景、徽风皖韵。游览之余,忽然灵光乍现,一副下联在不经意之间对了出来:“跃龙川宿松西递”。好似一个驿卒,千里迢迢,越过龙川,在古松下宿营一晚,又匆匆向西而去,传递紧急军情。龙川、宿松、西递分别是安徽宣城、安庆、黄山市下辖的村县名,“登”对“跃”,“潜山”对“龙川”,“望江”对“宿松”,“东流”对“西递”,尤其是“登”对“跃”、“山”对“川”、“江”对“松”、“东”对“西”,貌似也还工整。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”!

  一个地方,住得久了,就会慢慢了解它、喜欢它;一些人,处得久了,也会渐渐了解他、喜欢他。就像我在公园里遇到的那一对老夫妇一样。

  我爱“桂”合肥!

  
文:安徽分公司 李云生   
版权保护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网上调查  |   投诉咨询
华能微信公众号
华能微博
COPYRIGHT © 1977-2016  BY 中国华能集团公司 ALL RIGHTS RESERVED
公司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6号 邮编:100031
京ICP备0503815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