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向导  |      EN  |   全站导航  |   集团网站群
当前位置: 华能集团  >  企业文化  >  文化沙龙  >  散文
致七月,和不老的青春
发布时间:2017-07-07   信息来源:华能集团   
  七月,总是容易让人想到别离,想起那些逝去的岁月和青葱的我们,想起在那火热、奔放的年纪,我们曾怎样热烈的歌唱,又曾怎样放声的哭泣。

  杜牧说,十年一觉扬州梦。我的十六年如同一场梦,醒来时已是人到中年。2001年,我毕业于北方的一所工业院校。那个流火的七月,空气里流动着离别的伤感和莫名的躁动,散伙饭吃了一场又一场,我们抱头痛哭过一次又一次,可是曲终,人总要散场。临别的那晚,我们班包了市里酒店惟一的一套总统套房,大家唱了一整夜,执手相看泪眼,天亮后哭着说再见。经此一别,就是十六年,那些说好的再见,有些竟变成了再不相见,愿望终是输给了时间,败给了距离,只留下心底里深深浅浅的念。

  那天,突然接到远在千里之外老顾的电话,声音里分明是那么的欣喜,“猜,我跟谁在一起?”接着就是春儿那一如当年不急不缓的轻细嗓音,“我跟顾非刚吃完饭,我们都见过了,就差你了。”只此轻轻一句,多少往事奔上心头,多少感慨黯然生长。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,如今你们不再是窈窕淑女,我也不复杨柳小蛮腰。可是,亲爱的们,你们是否还记得,那些年我们走过的路,唱过的歌,流过的泪,有过的欢笑?可还记得我们怎样在宿舍里嚎叫着学唱张惠妹?可还记得我们每晚熄灯后的《张震讲鬼故事》?可还记得每周春儿从家里带的小炸鱼?可还记得冬夜宿舍楼下煮方便面的大娘炭炉上热气腾腾的茶叶蛋?可还记得“小山东”下楼煮面,乐乐大叫“帮我煮一包,再让大娘给我下个蛋”时我们的狂笑声?

  时间仿佛是把筛子,久了,便滤掉了伤感和离愁,再忆当年,觉得连眼泪都是美好的。那段值得被一生珍藏的日子,有过我们太多的欢笑,太多的泪水,太多的情谊,太多的梦想。我时常会想念那段时光,彼时寂静幽深的校园,雪后肃穆庄严的主楼,春天灿若云霞的桃花林,冬日热闹的溜冰场;想念那些奔跑和嘻戏逐闹,我们在操场上打雪仗,在宿舍楼道里排队打IC卡电话,在熄灯后偷着用酒精炉煮方便面,在千禧年冬夜的操场上翘首等待流星雨;想念那时明媚的阳光,和回荡在校园里的广播歌曲,还有广播站朗诵的透着美丽轻愁的小诗……真想重回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。

  时间它不停的走,我们不断地错过,有时是错过某段电影,有时是错过某处风景,有时是错过某个人,有时是错过交汇的时光。逝去的岁月不再,青春不再。但在我们心里,青春不老。

  
文:大庆热电厂 赵丽杰   
版权保护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网上调查  |   投诉咨询
华能微信公众号
华能微博
COPYRIGHT © 1977-2016  BY 中国华能集团公司 ALL RIGHTS RESERVED
公司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6号 邮编:100031
京ICP备0503815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