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向导  |      EN  |   全站导航  |   集团网站群
当前位置: 中国华能  >  企业文化  >  文化沙龙  >  散文
“神猪”小黑
发布时间:2018-04-08   信息来源:中国华能   
  小黑是母亲刚嫁到虢王镇时,为了完成生产队养猪积肥的指标,倾其所有,用了娘家陪嫁的十五元买来的一只瘦弱的黑色猪仔。

  小黑刚到家里,母亲借了一段麻绳把它拴起来。为了让小黑能够好好吃饭,母亲千方百计改善小黑的饮食,散工回家的路上拔些嫩草细细地切了,掺上麸子,又瞒着奶奶悄悄把玉米面撒进去拌匀,但小黑依然不吃。最终,母亲把玉米碾碎做熟了给小黑吃,终于养活了它,为此忍受了奶奶各种责难和乡亲的嘲笑。

  然而,有一天母亲散工回来,却看到拴小黑的绳子在地上弯曲着,小黑则踪迹全无。母亲找遍了村里的角角落落,嗓子喊哑了,脚也迈不动了,依旧没有看到小黑的身影。母亲坐在炕沿上欲哭无泪,她心疼猪,也心疼钱,更忧心年底完不成任务。越想越难过,干脆趴到炕上蒙着被子偷偷地哭……正在悲伤难过之际,母亲忽然感觉到了什么,掀开被子坐起来,看到小黑拱开门正看着她。这可把母亲高兴坏了,赶紧给它拌食。然而第二天清早,小黑又不见了踪影。

  自此,小黑开始了夜里回家要水喝、白天“消失”的生活。

  原来,小黑逃跑是为了混到牛群、羊群里吃草,趁饲养员不注意就蹭点它们的专用苜蓿。它用嘴仔细地拱着被农人们刨挖过很多遍的田地,翻出来有枣子般大小的洋芋,小拇指般粗细的萝卜,落在田头的麦穗、高粱。农人们见了,笑着说小黑像在高老庄翻土种田的猪八戒。

  得知小黑不吃家里的玉米而自己出去觅食,大家纷纷感叹:猪通人性啊!知道人饿肚子,这是给人省粮食呢。

  然而,初冬时节,田野里可吃的东西越来越少,人饿得皮包骨头,猪也饿得直叫唤,但凡老吃不饱肚子的猪渐渐都跟着小黑到田里觅食。它们跑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,扩大范围寻觅,它们常常能准确地找到农人埋在土里的萝卜。起先,被偷的人家以为是饿极了的村里人干的,弄得关系一度十分紧张。后来发现罪魁祸首是猪,人与人之间的猜疑、尴尬和怨气全转移到猪身上,他们拿起铁锨、铁叉追打这些“贼”猪。小黑“团伙”偷窃行为也彻底败坏了它们曾经在大家心中树立的良好形象。

  得知情况的母亲常常为小黑提着一颗心,却又无能为力。

  一天,正在做饭的母亲听到院子里吵吵嚷嚷的,她立马心慌起来,解下围裙走出厨房,透过人缝看。这一看惊呆了母亲,小黑站在大辉家的猪肩上,两头猪像人似的挺直身体,伸长脖子,绕着玉米椽转圈,小辉家的猪在旁边“放哨”。一般情况下,玉米椽离开地面两尺起到防潮作用就可以,到了要饿死人的年份,有玉米的人家恨不能把玉米挂到天上去防贼偷、防鸡啄、防鸟衔。

  然而,“通人性”的小黑却似乎并不在意,它在大辉家猪的支撑下,伸长了脖子用尖利的牙齿撕扯玉米棒,连吃带拽,玉米粒顺着嘴边扑簌簌落下,搭架子的猪张大嘴,一边接住天上掉下来的玉米粒,一边目不转睛盯着小黑调整角度,始终让小黑站在最佳位置。

  村里人把它们团团围住,从今天的架势看,大家是准备旧账新账一起算了。母亲不知所措,心提到嗓子眼。

  吃得正欢的小黑突然轻巧地从同伴肩上跳下来,四蹄着陆后,哼哼着猪语,三头猪并肩站成一条线,警觉地审视着围过来的人墙。拿着绳索、棍棒的小伙子逼进小黑。蓦地,小黑哼哼了几声,只见大辉家的猪匍匐在地,小辉家的猪左冲右突,小黑一跃而起跳到大辉家的猪背上,立起身子龇牙咧嘴扑向正面的围攻者,小黑的神态唬住了直面它的人,此人看到小黑视死如归的眼神,不由得哆嗦了一下。小黑逮住机会,抓住空当往前一扑,那人抱了脑袋躲避小黑,铜墙铁壁似的包围圈出现了一个缺口,旁边的人赶紧补救缺口,又出现几处新的漏洞。小黑低哼一声,绕开人群朝着另一缺口处狂奔而去。另外两头猪目睹王者风采,现学现用,也从人们的眼皮下逃了。

  “狗急跳墙,猪急搭架。”这句话在虢王镇迅速流传开。

  猪跑了是不轻易回来的,但它们的主人们却要天天在一起劳作,一来二去人们紧张的关系渐渐又恢复了。一个下雪天歇工,母亲和几个妇女在炕上做针线活,不由得有些心慌,猛地看向窗外,浑身一激灵。只见小黑悄没声溜进来,警惕地东张西望,向玉米椽靠近,距离玉米椽有三米时纵身一跃,用长长的嘴巴叼起一个玉米翻滚着地,背着一身污泥风似的消失。母亲回过神来,满脸通红,却又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做活。

  那天夜里,小黑回到母亲的房门口,母亲给它预备好饮水,看着小黑喝水,母亲的眼泪扑簌簌掉下来。

  第二天早起,小黑照常“消失”。

  有人说白天在十里外的村子里看到过小黑,有人说在五十里外也看到过,像传说中的大侠一样,一道黑影从眼前一闪,再看便没了踪影。从大家的种种传言推测出,小黑在求生和保命的日子里不断从包围圈逃跑,关于它的传说也越传越神,再说起它,大家干脆称呼它为“神猪”。

  年底的时候,很多人家已经揭不开锅,母亲拼力干了一年,倒欠队上的口粮换算成人民币,高达三十二块。父亲不得不做出决定:卖掉小黑。

  对小黑的抓捕行动经过了周详的策划。一天夜里,大家潜伏在屋外,准备抓捕小黑。等了许久,小黑终于出现了。它迟疑地到处嗅,不肯走进包围圈,磨磨蹭蹭进了家门,在敞开的大门两边来回逡巡。眼看着它的前足踏入圈子,小伙子们正要往出冲,它又收回了已经迈出的前足,折身往外走。如此反复几次,冷风像要掀去皮肉似的鞭笞着每一个在场的人。父亲眼里冒火,他对小黑最初的怜惜已被寒风掀去,正当他拿着绳索准备冲出去时,母亲冲着小黑的方向颤抖着喊:“噜噜噜……”小黑听到母亲的声音,毫不犹豫跑到母亲身边,顿时,几个人从不同方向扑上来,小黑想往外飞奔,被几道绳索绊倒,它就地打滚奋力挣扎,父亲一看形势不妙,拿着绳子扑了上去。小黑看到父亲后,低哼了一声,趴在地上,听任绳索将它五花大绑。

  小黑被卖掉后,帮助全家人顺利度过年关。从此,“神猪”淡出人们的生活。但自这件事以后,村里再没有人说过“笨猪”“猪脑子”“猪狗不如”等与猪相关的粗劣的口头禅。


  作者档案

  谢黎明,宁夏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、理事,吴忠市作协理事,银川市文学院聘作家。出版散文集《捧着黎明奔跑》,中篇小说集《往生》,长篇章回小说《再见虢王》。《往生》获全国电力职工第四届文学作品“优秀著作奖”。

  
文:大坝电厂 谢黎明   
版权保护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网上调查  |   投诉咨询
华能微信公众号
华能微博
COPYRIGHT © 1977-2016  BY 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 ALL RIGHTS RESERVED
公司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6号 邮编:100031
京ICP备05038150号